第1章 委屈

“苏艾姐,先去医院吧,你身上还有伤呢!”黑色的宾利车上,司机皱着眉头,心疼的看着坐在后排的女人。

苏艾向来精致的脸,此时已经苍白,可眼角眉梢却是掩不住的笑意,“不,先回别墅。凌枭等这个已经等了很久了,先把东西送到他手上。”

终于回来了。

苏艾一张小脸苍白,没有一点血色。手捂着腰间,可血却从指缝里渗了出来。

“该死!”精致的脸上,五官扭在一起。

实在是太疼了,稍微动一动,就像是撕心裂肺一样。苏艾喘了两口粗气,才费力的从抽屉里拿出医药箱。

“砰!”

纱布和药水掉在了地上,男人踢开门冲了进来,速度之快,苏艾还没反应过来,脖子就被他掐住了。

无法喘息!

苏艾倔强的瞪着眼前的男人,窒息感一点点的上升,她受了伤,本来身体就已经到极限了,男人这样狠辣,苏艾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昏过去!

“阿语呢?”詹凌枭冷漠肃然,语气冷的像是万丈寒冰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四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她努力的想让自己和他之间分开一些距离,可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,苏艾根本无法动弹。

詹凌枭另一只手里拿出一张纸,摔在苏艾的脸上,“阿语失踪二十四小时了,走之前留言,是去找你了!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詹语!詹语!他的眼里,从来只有詹语。

苏艾心在滴血,如坠冰窟。为了他,自己满身是伤,他却连看都不看,心心念念的只有他妹妹!

她狠狠的瞪着詹凌枭,目光里没有屈服,嘴唇开始发紫,嘴巴一张一合,根本无法说话。腰上的伤还在流血,疼痛像是深入到四肢百骸当中一样。

詹凌枭甩手,把她扔在了一边。

背后撞击到墙壁,反弹到地上。苏艾打了个滚,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挣着起来。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,可还是从口袋里,掏出一个盒子,“我…我去拿这个。这是左家…所有的机密了…凌枭,苑姐死了,我和左煜反目成仇,这是我拼死才拿出来的东西!”

鬼知道她是怎么从左煜那个阎王手里逃出来的,大段大段的画面,在脑子里像是电影一样的闪过。她想忍着的,在詹凌枭的面前,她不愿意把自己狼狈的一面给他看。可是她实在忍受不住,眼泪不听话的涌出来,顺着脸颊,滴在地板上。

只要他想要的,她拼了命也要拿到。为了这东西,她连苏苑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,那是家里唯一疼她的人。可是到最后,她却为了詹凌枭,窃取左家机密,和她姐姐唯一的爱过的人,成了死仇。

她委屈!

詹凌枭接过盒子,皱起了眉头。随后都没有打开,就随手放在了桌子上,“这些东西和阿语比,什么都不是。”

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,苏艾的眼神追随着盒子,心却跌入谷底。腰上的伤,血流如注。可是那里再疼,都比不上她心里的万分之一。她脸色苍白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,死死的咬着牙,不肯哼一声。

他不是说,他想要的吗?他不是说,如果她拿回来就结婚的吗?

为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