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: 你竟然有异心?

元庆末年,晋国与梁国进入纷战,梁国君主,皇子夺位,纷争不断,晋国君主背弃天下人意愿,誓死立一具死尸为后,而这具死尸,便是梁国前皇后——兰易安,一个随身带着一条大狗——貅斯,此乃上古神兽,可以护她周全。而这个被两国君王深爱的女人,也成为天下愤恨,梁国公主——褚见,用尽钱财,只为索~取兰易安性命。

此刻的兰易安和晋国皇族玄皇成为同谋,她并不知为何自己就成为天下人口中的“红颜祸水”当然,红颜是她,祸水并不然。

玄皇回头看了兰易安一眼,知道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同盟,所以并没有对她有太多的提防,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,都停在了对面褚见的身上。褚见一袭黑色的长裙,出落得倒是洒脱,和平日里那副娇弱的模样,倒是判若两人。觉察到玄皇一双不善的眼眸停在自己的身上,褚见只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。

他把自己当成猎物,而她又何尝不是将玄皇看成了猎物呢?

因为彼此之间都带着小心和提防,所以并没有着急着进攻,而是互相打量猜测,推测着对方下一步会有什么打算。兰易安留在原地,却是略带可惜地摇了摇头。

她或许是这个局中关键的一环,但是此刻却如同局外者一般。

褚见皱了皱眉,用一声冷笑,拉开了她和玄皇对话的序幕。“我以为这地方,只是藏了个兰易安。没有想到前国师大人身娇肉贵,竟然也把自己藏身在这样的地方,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呀。”

京郊这一带本就非常破落,加上褚见一把大火灼烧之后,就只剩下的狼藉和疮痍,平常人家尚且觉得这地方寒碜,更何况玄皇曾经还是那样高高在上。

晋国国师,可是让无数人艳羡不已的职务。可是谁能想到到头来竟然变成了如此模样。

风水,还真是轮流转。

玄皇脸色微微一沉,他当然知道褚见说这句话的时候,是带着满满的戏谑和嘲弄,也将自己的拳头紧紧拽着,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褚见。

仿佛要活活将她吞噬了。

不过到底还是露出了浅浅的笑容,带着嘲讽地开口。“皇后娘娘,如果我是你的话,应该不会有嘲笑我的功夫吧。您看看您就这么十多个人,虽然说他们看上去会一些鬼术,但是要拿来对付我和兰易安,未免有些不够吧。”

他的脸上满满得意,褚见到底是妇人,先是用一把火激怒了兰易安,然后又只带着这么几个人来围剿他们,这连续两次的失误,终将是要断送她的性命。

可是,褚见似乎并不担心这个问题。而是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十多个侍卫,冷冽一笑。“玄皇呀玄皇,我怎么可能那么糊涂,莫说是收拾你两,就是单单只收拾你一人,我也不会只带着这十多人前来。你觉得,如果不是有了足够的把握,我会这么冲动吗?”

玄皇皱了皱眉,褚见从来不会轻率,也从来不会冒进,断然不会只带这么几人,就来到这里。

玄皇却是转向回去,将目光最后停在了兰易安的身上,眼中的疑惑更深,最后竟然是自嘲地一笑。“所以,你其实真正打算合作的人,是褚见?”

他的声音颤抖着,有无法掩饰的愤怒。

他憎恶兰易安竟然欺瞒了自己,表面上装出一副天真无害的模样,可没有想到她事实上竟然是褚见的人。也亏得他,刚刚还以为自己胜券在握,已经得意地细数褚见出现的种种失误。

兰易安浅浅地点了点头,忽视掉玄皇眼中的愤怒。“你,说得没有错。”

他还不算太笨,起码这事情还是他自己猜到的,并非是他们告诉给玄皇知晓。然后就挪着步子,到了褚见的身旁。褚见轻轻对兰易安点了点头,纵然是仇寇,但是此刻却是可以信任的同盟。

因为,面前的玄皇,是他们共同的敌人。

“为什么!”玄皇的声调陡然提高了许多,话语里满满都是不甘心。“你不是告诉我,在这世上最痛恨的敌人就是褚见吗?你不是说过,恨不得她下一刻就从这世上消失吗?”

兰易安点头,这话玄皇说得并没有错。所以也并不想要解释。

她不想说,但是褚见却有些话要和玄皇说。“我敬爱的国师大人,您这一声为什么,可真是有意思呀。您也不想想,您现在什么身份,如同一只丧家犬,需要易容,需要躲在昏暗不见光的地方,才能苟延残喘。易安就是跟了你,又能得到什么呢?”

“她……”

玄皇着急地开口,但是却又是语塞,褚见果然厉害,一句话就切中了要害。他以前是国师的时候,尚且没有能够吸引到兰易安的筹码,现在沦落为了阶下囚,只能过着过街老鼠一般的生活,试问又能给到兰易安什么呢。但是他不愿意就这样承认,还想着能不能有最后打动兰易安的机会。

“可是,你又能给她什么?”褚见的手中,倒是有不少的东西,让兰易安喜欢,可是她未必舍得吧。

一如,她褚见的性命。

“我的确给不了她什么。”褚见玩弄着自己的指甲,很是平常地就接下了玄皇的攻击,“但是,我可以把你的命给她。说到底,她选择我,就是更喜欢你死。”

“为什么?你不是应该更憎恶褚见吗?”玄皇冲着兰易安吼叫道,“她一向对你赶尽杀绝,而且还放火将村子屠戮,她根本就容不下你,就算我死了,她一样也会要了你的性命!”

"你难道不知道?"

那歇斯底里的模样,倒是极少出现在玄皇的脸上,此刻的模样也是狰狞极了。但是兰易安只是神色如常地看着玄皇,眼中微微有笑意,神色也如常。

“我知道,但是那又怎样?”

“说到底吧,这一把火,就是为了将你从暗处引诱出来,同时让你相信,兰易安更愿意和你合作,而让你疏于防范,这边我们便有机可乘。”

褚见向前一步,走到玄皇的面前,一字一顿地开口。

她也是看着玄皇可怜,所以才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给他知道。反正已经是一个死人了,索性就让玄皇做一个聪明的死人。玄皇长长地出了口气,慢慢地将心中的怒火给压~了~下~去。

原来,他又一次被女人戏耍了!

褚见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侍卫,然后往后退了一步,“易安,你应该知道,我并无什么战斗力,所以接下来的事情,你来就好。”

她从来不用亲自动手,一直在幕后做着出谋划策的事情。

兰易安点头,褚见的武力,她并无指望。

“兰易安,老夫再问你一次,你可曾想好?”玄皇咬着唇~瓣,将声音提高,又询问了兰易安一遍。她轻轻地点了点头,自然非常确认。

侍卫们一拥而上,成圆形地将玄皇围住。兰易安和玄皇两人,皆在其中。

“兰易安,你好好想想,如果你杀了我,那么褚见马上就会对付你,你也会死的。”兰易安不是一个聪明人吗?应该不至于做那种糊涂的事情。

可是兰易安只是往上,耸了耸自己的肩膀,表示并不将这个问题放在心上,而是一顿之后开口。“其实都一样,如果我帮着你对付褚见,事成之后,你想要除掉的第一个人,也是我。”

她并没有说出,其实在她看来,玄皇带来的威胁,是远胜于褚见的。

因为,他可以通过貅斯的眼睛,猜测到自己的行踪,那么她就算是逃了,也未必可以安全。褚见,至少不至于如此。

玄皇眼眸微微一顿,他现在总算是明白兰易安的意思了。

“所以,我们之间,是一定要如此了?”他轻笑了一声,看来唯有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,也不再存有幻想,可以让兰易安改变主意。

兰易安点头,事情当然已经演变成了这幅模样。

“很好呀,很好呀。”玄皇连连开口,带着满满的轻蔑,“我本是想着,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步一步慢慢地来,但是现在看来,我得一次解决两个仇人了。不过你们聚在一起也好,起码让我省掉了些功夫。”

兰易安皱眉,回头看了褚见一眼,褚见的脸色也不是很好。

她不明白,玄皇这个时候,怎么可能笑得出来?

玄皇用略带轻蔑的眼神,看了褚见一眼。“你以为就这么十多个人,再加上兰易安,就可以收拾得了我吗?”虽是孤注一掷,但是玄皇却面色如常地开口。

“难道不能吗?”褚见脸色疑惑,“兰易安的鬼术,本就和你不相上下,更何况我这次前来,也是给你准备了一份厚礼。”褚见一面说一面走到兰易安的身边,将一盒蛊虫递到了她的手中。

兰易安奇怪地看了褚见一眼,这东西她是从什么地方寻到的?

“不是什么好货色,当然不如平原国的上层,但是总算是我的一番心意,易安你就收着,等会一定可以派上用场。”兰易安趁着褚见说话的空隙,将盒子打开,里面的蛊虫的确是非常一般的货色,不过这东西从来得来不易,想来褚见还是花费了很多的功夫,也不知道是如何寻觅到的。

“谢了。”虽然并非是诚心,还是实打实地表示了感谢。

褚见收下了谢谢,然后重新退到了一旁,远离第一战场,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,看着周遭发生的一切。

“随意吧。”玄皇见到蛊虫的时候,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,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,这本就是一场恶战,而且褚见准备蛊虫给兰易安,也是在他的预料当中。

: 兰易安浅浅出了口气,重新回到了战场之上。“玄皇,倘若我是你的话,怕是直接投降,会来得干脆很多,这样耗费着时间,还真是可惜呀。”

可是,玄皇却是一副不着急,不惊慌的模样。

甚至于还浅浅地对兰易安笑了笑,话语里带着遗憾,不过那遗憾却是冲着兰易安来的,他不替自己觉得可惜,却替兰易安觉得可惜。“我本来是带着最大的诚意来的,但是没有想到,你竟然会倒戈相向。不过倒也无妨,因为我对你,也有我的防备。”

兰易安皱眉,玄皇话语里面,似乎还藏着别的意思。

玄皇口中念叨咒语,却见得貅斯从地上站了起来,然后拖着缓慢的步子,到了玄皇的身旁,玄皇非常满意地蹲下~身子,抚摸了一下貅斯的皮毛之后,最后抬手将目光指向到了兰易安的身上。

“貅斯,你作为神兽,便再今日,发挥作用。”

兰易安越发觉得奇怪,虽然说玄皇是貅斯的师傅,是当初他带着貅斯下山,但是这些年来楚栎的驯服,让貅斯已经疏远了玄皇,而且若论亲近的话,只怕自己比玄皇,更是亲近吧。

若然如此,他这个时候,请貅斯入这个战场做什么。

但也就在这个时候,貅斯的眼眸陡然一变,原本墨瞳色的眼睛,却变成了金色,整个身子也越发变得巨大了起来,竟然比平时巨大了两到三倍。

玄皇轻蔑地一声笑出,“兰易安,你以为我把貅斯留在你的身边,是完全没有其他考虑的吗?”

“不对。”一直远离战场的褚见,却突然开口,一张脸色苍白,但足见她是真的生气。“你从一开始把貅斯留在楚栎的身边,就是存有狼子野心的,你盼望着他留下貅斯,然后你就可以找个机会,用这样的方式,要了楚栎的性命,然后趁机将其屠戮,诛杀,然后成为晋国的君皇!”

她竟然从来没有想到,玄皇会在楚栎的身边,埋下这么一个巨大的隐患。要知道他在谋反之前,可一直隐藏甚好,而至于貅斯,也一只天真无害。

兰易安缓缓点头,虽然玄皇还没有承认,但是褚见的这一套推论,的确是更加符合现实的推断。

所以,从一开始的时候,他都多多少少有些低估了玄皇。

玄皇却是爽朗地大笑了起来,“褚见,褚见,你果然聪明!我这想法,兰易安看不明白,你竟然一点就透。只是可惜吧,我本想着你如此聪明,愿意和你合作,甚至于以后共同治理晋国江山。你却不领情。”

褚见看了看貅斯,大狗的这幅模样,虽然让她心中不安,但是面上并无丝毫的惧色,而是带着轻狂的一声浅笑。“玄皇,你可真会玩笑,我褚见本就是晋国的皇后,管理着晋国的天下,又何须依附于你才行?”

玄皇莫不是忘记了,她一直都是晋国的皇后,对于国家的治理,一直都有着绝对的话语权。所以玄皇刚才说给到她的好处,她本就不稀罕。

“可是,你跟着楚栎,有意思吗?”玄皇轻笑了一声,“那个男人,随时可以为了兰易安改变自己的初衷和本心。而你跟在他的身边,实在是太辛苦了。”

他其实一直很想知道,那么聪明的褚见,为什么偏偏咬定了楚栎不改变,甘愿将自己变成一个愚昧的,愚蠢的女人。

“跟着你,更没有意思。”褚见斩钉截铁地开口,从玄皇表露出自己有制霸晋国的野心开始,他们之间就不可能继续同盟,而她需要抓紧时间,将玄皇给除掉。

否则的话,楚栎将非常的危险。

所以,她才会选择和兰易安合作,在她出现在皇宫的时候,竟然非常欢迎她的到来。

兰易安缓缓地出了口气,无论是褚见还是玄皇,都将自己当成了一枚棋子,他们希望借助于她,达成目的,但是要选择谁,要站在哪一个立场之上,这却仅仅是出于兰易安自己的选择。

她有决定权。

“算了,我也不耽误工夫了。这再继续下去,天就该亮了。”玄皇懒懒地看了看已经升高的月亮,算来应该是四更左右的天气了,再这样耽搁下去,也不是办法,有些问题,还是需要在现在解决了。便是腾空而起,落在了貅斯的背上,大狗似乎有不满,但是并未排斥。

兰易安戒备满满,虽然从来没有领教过这幅模样的貅斯,但是心中忐忑,怕是没有办法捞到便宜。但见得貅斯一抬爪子,朝那些侍卫一打,便扔出好远,然后丢了性命。

那十多个侍卫,褚见还是经过了一番筛选,算得上是翘楚,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就丢了性命。剩下的几个侍卫想要逃走,但是也被貅斯给抓住,然后吞入了口中。

神兽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,这幅失控的模样和平日里的憨厚蠢萌截然不同。很快便只剩下了兰易安和褚见两人,看样子玄皇是刻意,将他们留到了最后。

他这居心,倒是让人不知道应该如何提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