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:孽种

七月份的临海市燥热了许多天,终于下了场大雨。

苏安安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,手上撑了把黑色的雨伞在大雨中行走着。

她垂着眼,巴掌大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那单薄的身子在风雨中摇摇晃晃。

上了台阶,她合上雨伞,弯腰放在了走廊下。

走廊里有许多人,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,眼中都充满了对她的同情。

“真是可惜,这么年纪轻轻,还没结婚就当了寡妇。”

“顾二少对她那么好,现在人不在了,也不知以后谁能护的住她。”

“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命,如今顾二少不在了,她肯定会从枝头上掉下来。”

那些人毫无顾忌的在议论着,说话的时候也不知避讳,苏安安听的一清二楚。

她抿紧了唇,没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,无视了那几个人之后,她垂着头走进了灵堂。

灵堂里的人很多,在苏安安出现的那一刻,许多人都自觉的为她让开了一条路。

苏安安走到一边站好,宾客陆陆续续的前来鞠躬,每来一个人,苏安安都会深深的弯下腰去。

每一次弯腰,她的视线都会落在那张巨大的黑白照片上。

照片上的少年很年轻,长着一张温润的脸,笑起来时如同阳光的邻家大哥哥一般,他是苏安安的未婚夫,就在苏安安以为他们会白头到老的时候,他把自己的生命永远的定格在了十九岁。

多么年轻的数字。

苏安安的眼中再一次浮上了薄薄的雾气,她抿紧了苍白的唇瓣,再一次深深的弯下腰去。

耳边那一声声“节哀”早已听的麻木了。

这些天,一直忙着顾明轩的事情,苏安安已经两天不吃不喝不休不眠,此时她头脑昏沉,单薄的身子摇摇欲晃。

再一次鞠躬的时候,苏安安只觉得眼前一黑,一头扎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。

苏安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中有她,有顾明轩,十几年间相处的点滴如电影一般在她脑海中放映着,顾明轩笑的那么温柔,温柔的在她耳边低语。

“安安,等你到十八岁,我们就结婚,生一群白白胖胖的娃娃。”

她努力的长大,好不容易长到十八岁,好不容易要成为他的新娘了,那个曾经许给她最美好诺言的他,已经埋葬在了冰冷的地下。

苏安安眼皮动了动,两行滚烫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。

安静的空间里,忽然响起了一道宛若铁器划在光滑地面上那般刺耳的声音。

“醒了就不要装死,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给我起来!”

苏安安下意识的拧紧了眉头,还没等她睁开眼睛,说话的女人便一脸愤怒的走过去,伸手抓住了苏安安披散的头发,用力的往上提起。

苏安安只觉得头皮一阵刺痛,眼前也是一阵阵发黑,她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,虚弱的开口:“阿姨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李云芳是顾明轩的妈妈,虽然平时看苏安安不顺眼,但也没有出现过这种动手的情况,更别说一口一个贱人了。

“干什么?”李云芳的声音徒然拔高,尖锐的刺耳。

“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,你说,你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?”

什么肚子?什么孽种?